﹎懒懒dě高贵

远方:

印度,默哈伯利布勒姆(2)
在一个宗教节日里,妇女们集中在一个地方做饭。

不是主人

蔡澜:

我没有下一代,要不然,我也一定挑战当今的教育制度,不让子女上学。


看到他们背那么重的书包,心疼就疼得要死了,还舍得吗? 
为甚么外国的学生不必受那么多的苦?我们比不上人家吗? 
整个制度的问题很大,影响至社会的是所谓的名校。家长拚命想把小孩送到名校去,今后在社会上才不会被人家看不起,因为他们本身受过这些白眼。 
成为名校,学生成绩就要好过普通的学校,那么填鸭式的教育跟着产生,书包加重,是必然的后果。 
读了名校就会出人头地吗?你以为啦!当今巨富,又有多少个是名校出身? 
儿童需要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之下,才能正常地长成,教育只是一个制度。在制度的框框中长大的孩子,最多也是一个循规蹈矩又没甚么生活情趣的人。 
认识的一位友人,为了反抗强迫教育制度,把他的女儿带到非洲,和动物一齐成长。现在她已成为一位出色的作者,把一生奉献给不上学校的儿童。 
她举办网上的交流,出席公开大学,和一群没上过学校的人畅谈人生的自由,富于幻想,活得精采。 
老师们的学历不管多深,总比计算机少,从网上的学习,绝对不逊任何名校。 
我有儿女的话,也会亲身教导,学问也许没人家好,但爱心是十足的。我会把他们带到世界各地的博物馆、音乐厅、美术院去。我会向他们解释每一座名建筑物,是怎么样形成。
至少,我将把自主的思想灌输给他们,别跟人家屁股走。名与利,是我们的奴隶,绝对不是我们的主人。



木彡贝勒·LoFoTo:

【极北,极美 Fairy Tale Never Ends】

我曾梦想在荒芜一人的林海雪原上驾车飞驰,然后爬上车顶和你看欧若拉女神忘情起舞;

也曾憧憬在寂静无声的雪夜,与你徘徊在古老的木制小屋前,遥指璀璨星河。

如今这些都实现了。感恩。

微博: @木彡贝勒